医师敏锐的眼与手,塑造完美的填充手术

2017-12-07阅读
http://img.mp.sohu.com/upload/20171207/5586329bbb9147ffb0bb32741b0aaaf2_th.jpg

老化在于垂、萎、松─下垂、萎缩、松弛。其因应对策为拉、填、紧 ─ 提拉、填充、紧实。而“填充”的地位日益受到重视与青睐,原因归于其相较其他处置与治疗有较立竿见影的效果,几无手术疤痕,中等恢复期。

填充手术大致可分微整形的玻尿酸及微晶瓷填充,或自体脂肪移植;前者方便,恢复期短,后者恢复期稍长,但因有一定比率的固定存活率,加上导入之脂肪干细胞,对于血管新生(angiogenesis)与皮肤质地改善皆有助益,Dr. Cohen对于乳房局部重建及脸部手术之附加治疗也做了精辟的演讲发表。

美容外科年会上,东京大学Dr. KotaroYoshimura也再度肯定了前驱干细胞在脂肪移植的角色(cell activated lipotransfer)-意即补入的脂肪细胞虽然可能在植入后24小时逐渐缺氧而死,但带入之干细胞则可接受讯息而被唤醒,负起开疆拓土,并协同接受区执行血管新生以及产生第二代细胞的重责大任。再生医学(regenerative medicine)俨然成为日渐受重视的潮流。

回归现实面,填充手术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接受者、医师、填充物。其中医师应该是扮演居中主导的灵魂性重要角色。

医师的眼睛扮演分析与决策的角色 (analysis & decision making)

◎ 问题分析,事半功倍,节省荷包 (best investment)

每个个体有其一定的特质与存在待改善问题,例如同时存在下巴太短,皮肤下垂,泪沟,深法纹,脸颊骨过平,木偶纹,即咀嚼肌肥厚。此时应与patient沟通列出优先次序,从众多改善方法中,从而选择一同时兼顾最多项问题之治疗方案。如此方可以最少代价及恢复期,达到改善目标。

◎ 趋吉避凶,合理期待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填充,例如皮肤太过松弛,眼带过大,下眼皮弹性太差(poor snap test),脸颊骨过平。这些问题可能影响填充效果。此外患有凝血异常,开过眼袋手术,接受其他填充或羽毛拉皮存有沾黏风险者,都可能影响手术结果。

再者每个人的容积缺少量亦不尽相同,也可能存在先天不对称,这些问题皆应于治疗前先行沟通。因为经验上过与不及,或是付出与改善的落差常是不满意的来源。

纵而言之,三个要素中,医师负有另二者-patient及填充物选择的责任。若以补脂言,则更兼具有填充物制备 ─ 取脂的角色,必须尽可能维持其植入前最佳存活率及品质,并且做最均匀的注射以达最佳效果。

医师的双手关系执行面的成果

手术治疗属于执行面范畴,医师必须依照谘询所构筑的蓝图,依照解剖学将注射物植入,例如脂肪细胞须适当的植入面并获得循环养分以提升存活率并避开危险部位。

同时并须考量3D美学,补脂须特别强调矫正因脂肪萎缩凹陷所造成颜面骨的棱棱角角以及修饰肌肉张力达到和谐曲线,一如其他脸部手术其实都是一种exact surgery差之毫米,失之千里,增一分少一分都欠缺完美。

套句广告词“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肯定的是会有不断推陈出新的技术与产品,但这些产品或技术并不会自动跳到人类的身体;而只要人类未突变,所有治疗势必以生理反应为依归。

医师实为达到此最佳结果的协调者。因之,填充手术虽属于微整或小型手术,但它毕竟不比一条项炼,只要品牌型式相同,即使是不同地方购买,戴在颈上大盖没什么差异。

若用朱铭雕塑来比喻抽脂,相反的,补脂时医师则像是手中握有黏土的雕塑家,虽然人物主题,黏土品质也扮演重要角色,雕塑家的双手还是关键的灵魂角色。整形外科医师有时不得不具备龟毛的特质,因为总是存在着”追逐完美,近乎苛求”的服务对象,且有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

你好,更多完整内容...

關注微信號:psbeautycn

文章版权:整形达人杂志